海外版让我在美国不寂寞

我和老伴来到美国新泽西州探望女儿已经快半年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都看《人民日报海外版》。回想起来,在异国他乡如果没有海外版的陪伴,我们该是多么难过、多么寂寞呀。

我出国前在哈尔滨常年阅览各种报纸,每天还要看央视一频道的新闻节目及央视四频道的《今日关注》等节目,但来美国后就没有在国内方便了,不懂英语就像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一样,不知道世界各地发生了什么。

有时候真想念哈尔滨,出门就有四通八达的公交车,想买东西,下楼就有超市。在家里寂寞了,打个电话就能和好友见见面、聊聊天。尤其是作为一名哈尔滨知青联谊会的会员,我经常与知青战友们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既有社会意义,又很开心快乐。然而在女儿家,除了看孩子、做饭,每天无所事事。居住地附近商场、超市、娱乐等配套设施很少,干什么都要开车出去。我和老伴在女儿家附近散步时,难得看到街上有人,邻居们也从不互相串门,生活还真是缺少滋味!

女婿很有心,他给我们订了《人民日报海外版》。这一下,日常生活马上变得丰富了、有意思了。海外版内容丰富、图文并茂,可以让我们知晓国内外重大新闻,了解祖国的各种信息,使我们身处遥远的大洋彼岸,仍然可以与祖国一起同呼吸、共命运。最让我们欣喜的是,在海外版上还能看到来自我们家乡哈尔滨的消息,像冬季的哈尔滨,最大的亮点是冰雪节和滑雪比赛,搞得花样翻新、热闹非凡,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冰雪爱好者,也把我们的心带回了哈尔滨。

阅读海外版让我和老伴受益匪浅,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快乐。它很让人期待,以至于我们天天都要查看门口挂着的信箱,有时隔一天看不到报纸,还真是怪想的!

我们的签证马上就要到期了,按照原计划,我们就要回到中国、回到家乡哈尔滨了。我对女儿和女婿说,我们走了以后,你们不要停止订阅海外版,我们下次来还要继续看。

(赵柏林——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离不开的老朋友

我在美国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相识、相伴,至今已经有20多年了。在异国他乡看来自家乡的报纸别有一番滋味,我们家一直坚持订阅,有时为了早一天看到海外版,我也会在电脑上看,图个先睹为快。

我很感谢海外版多年的陪伴。每当我想了解天下大事的时候,它能在第一时间提供时事报道,有时还刊发独家的分析文章;每当我怀念祖国的时候,它能及时告诉我祖国在日新月异发展中的好消息;每当我思念祖国亲人的时候,是它讲述了许多“最美的老师”“最美的司机”“最美的医生”等动人的先进事迹,这些正能量的报道很是鼓舞人心。海外版还很重视为读者服务,如《读者桥》版刊登的内容,能让我学到各式各样的知识、掌握各种对海外中国公民来说非常实用的信息。

多年来,海外版一直支持和激励着我为传播祖国灿烂文化而努力着。我有一个“小小中文班”,培育着一批又一批学习中文的孩子们。我常鼓励学生写点小作文,是海外版《学中文》版给这些孩子提供发表文章的平台,《学中文》版曾先后发表过我和我的学生们上百篇的短文。多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过去的岁月,回忆起文章见报时的快乐,那激动人心的场面至今还历历在目:国内亲人忙着买报纸传阅着,家长高兴着,学生激动着,这对在国外传播中华文化起到很大的作用。现在,我还在教4名小朋友学习中文,常常鼓励他们学习造句和写短文,因此他们也有小小作文见报。如2013年11月18日鹿星煜写的《紫色小手机》、2013年12月2日于嘉诚写的《妈妈聪明又能干》以及2014年1月13日于嘉诚写的《我爱冬天》等。陆续有小作文见报,就能不断地鼓励孩子们把中文学好的劲头和决心,也坚定了家长支持孩子把中文学好的信心。

20多年的海外生活,海外版给了我很多智慧和启迪,也给了我很多的生活乐趣,成了我的良师益友。我对它已经离不开了,在我有生之年都要看下去,不仅要做它的忠实读者,还要继续做中国文化的传播者。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的投稿心得

近日,翻开我的两本《〈人民日报海外版〉用稿贴报册》,看着日积月累、有些已经泛黄的一篇篇剪报,我不由地回想起30年来与《人民日报海外版》结下的不解之缘。

那是1985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催生了重庆市首个宠物市场,一些饲养者把自家喂养的宠物犬拿到这个市场来出售,一时间成了当地的新闻。我经过实地采访后,写成《重庆出现宠物市场》一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寄给了海外版。不久,竟被海外版采用了!当我收到样报,第一次在海外版上见到自己采写的稿件时,兴奋之情真是难以言表。从此,我便一发而不可收,不论是因公出差、外出旅游还是回家探亲,每到一处,我都注意寻觅适合对外传播的题材,不断地向海外版投稿。同时,我还仔细阅读海外版,了解各个版面、栏目的内容,使得见报率不断提高,30年间共发表了各类稿件30篇。

在给海外版投稿的过程中,我得到各版编辑老师的耐心指点和帮助,让我至今都心存感激。我自己也不断地摸索,逐渐积累了一些向海外“讲好中国故事”的心得:

一是注意寻觅合适题材。寻找那些海外华侨华人想知道、感兴趣的中国故事。我主要围绕“新、古、名、奇、外”等方面的内容进行采写:“新”是指新涌现出的各种新事物、新风貌;“古”是指历史名人、名胜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名”是指名人故居、名人轶事、名特小吃等;“奇”是指罕见的奇特现象;“外”是指一些外国人在中国的事例。

二是注意文字表述方式。因为海外版的读者对象大多是海外华侨华人、留学生,所以我在写稿时,很注重文字的生动性、稿件内容的趣味性和知识性。围绕“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采取“小中见大”的写法,用事实和数据对某一事物进行细腻、生动的描述。例如,“解放碑”是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过去在市民的印象中,有“鹤立鸡群”之感。而重庆成为直辖市后,解放碑四周的摩天大楼迅速拔地而起,使得过去高耸的解放碑显得矮小了。我抓住这一细节,用过去与现在“高与矮”的对比,来表现重庆市的日新月异。稿子投给海外版后,很快就被刊用了。

三是注意写外国人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不少外国人来中国定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英国老人哈利先生。1995年,哈利先生来到他中国妻子的故乡——重庆市巴南区,他是为实现对妻子生前的诺言,告别了在英国的亲人,带着妻子的骨灰来中国定居的。他与妻子的女儿(继女)和外孙女住在一起,并开办了当时巴南区唯一一家外资企业——哈利机械制造厂,由他的继女任总经理。他的故事被当地传为佳话,我前去对哈利及他的继女进行了采访,写成通讯。海外版以《一个英国人的中国情》为题予以发表,并配发了照片。

由于我多年笔耕不辍,向海外介绍家乡、讲述中国故事,受到了大家的好评,也得到了不少的荣誉。不久前,我在海外版上发表过的数十篇文章还被收入由重庆市巴南区委统战部编印的《我看开放的中国》一书,该书已被重庆市及巴南区图书馆、档案馆收藏。

(李汉成——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读者桥》上说礼仪

 

《人民日报海外版》而立之年,迎来出版万期的喜庆日子。

说起我与海外版的亲密接触,从写“礼仪漫谈”开始。“礼仪漫谈”是《读者桥》版的一个栏目,自2010年元月2日呱呱坠地,至今快7岁半了,在每周六的第5版和读者见面,至今已刊出242期。

那是2009年的国庆节前夕,海外版计划开办这个讲外交礼仪的栏目,邀约外交部礼宾司捉刀。司里忙,顾不上,便让综合处副处长和我联系。我曾在礼宾司工作多年,虽已退休,身体还有点小毛病,但是思量几天后,还是接受了挑战。俗话说得好,人活得要有点精气神儿!当年11月13日,我答复主管此事的王编辑:“先写一年试试看”。12月1日,我还应约到了编辑部,受到总编室刘主任等热情接待,具体商谈了写稿要求。不曾想,《读者桥》上说礼仪,竟然坚持到了今天。

既然接受任务,就要集中精力做好。家务事我本来干得不多,这回更有理由当甩手“掌柜”了。老伴偶尔也有怨言,可是看到我专心致志的样子,也就忍了。我退休后一度较忙,返聘礼宾司、外出讲课、写稿投稿等,而接受这个任务后,其他事就干得少了。我一般是上午写,下午到公园走步,每天按时“上下班”,天天如此。老伴说,也没个周末不周末,比上班还累。可是,年纪不饶人,长时间看、写,眼睛受不了,必须劳逸结合。不用眼,可用脑,常在走步或躺在床上时谋篇。脑子里偶然涌现的好题目、有意思的话语或词句,都会顺手记下来。

我写搞,注重内容真实,说短话、造短句,特别在意不出错别字,标点也得点对。而《读者桥》的编辑们,要求甚严,我稿件中任何不妥之处,都很难逃脱他们的目光。一次,张编辑给我通话,说“纱丽”在我稿件中音译不一样,应统一。有时,为修改一句话、一个字,张编辑会反复征求我的意见。编辑认真,这不仅是对读者,也是对作者负责。

“礼仪漫谈”在漫长的7年多里,已经谈了很多。从网上看,转发量不少,也有些报刊转载,可见读者有需要。我会振作精气神儿,不辜负广大读者的厚爱。

马保奉外交部礼宾司原参赞——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我曾经的汉语教材


本文作者(左)正在观看非物质文化遗产表演。

 

从留学到在大学教授汉语与中国文化,从回国从事媒体工作到回归大学做科研,二十几年,海外版一直是我首选的读物。

留学时,海外版带来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也带来了不断的惊喜与自豪。大家见面或聚会时,聊的往往都是在海外版上看到的内容。一份儿报纸,带来了说不完的新鲜话题。这一纽带,将海外游子与祖国紧紧连结在一起——那是上世纪90年代前期。

后来,我在几所大学教汉语与中国文化,除语言课本外,辅助教材与文化教材的内容便从海外版选取。

由于海外版的定位,由于海外版的语言朴实、文字扎实、表述严谨,更由于文化类内容丰富多彩,很适合做语言教材和文化教材。

记得有一次,我写一篇汉语补语“得”的论文,查找了大半年的海外版,找到了几十个不同类型“得”的例句。

我不同于其他人,之所以使用报纸做教材另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报纸的语言是“活”的,即现在正在使用中的表达,是最接近口语的书面语言。报纸上介绍的文化也是“活”的,即多为刚刚发生或正在发生的文化现象。掌握这些内容,与现实不脱节——这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到本世纪初。

回国后,虽然与纸媒海外版失之交臂,但总有一种情结,让我不能远离。几乎每天上网,都是先看海外版,因为海外版上的海外信息在增加,形成了一种“双向报道”的格局,成为国人了解海外的一个重要窗口。

现在,我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将海外版及海外网、海客的截屏和文字内容传到朋友圈,让朋友圈里的中外朋友第一时间看到海外版刊载的各种报道和信息。

徐志刚,山东女子学院(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主任——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海外版与我的第一本书


本文作者(左)与前费城市长纳德先生在费城市府会议室合影。

 

和往常一样,我从信报箱里取出《人民日报海外版》。4月19日头版右下角的《本报出版第10000号敬致读者》映入眼帘,这唤起了我的很多回忆。

是的,我就是这样下班后习惯性地从我家信报箱取信拿报,一晃20多年了。从刚到美国不久我在费城市区的家,到后来费城近郊、再到如今费城远郊的家,我订阅的海外版一路乡情陪伴我走到今天。我也有幸在海外版的好几个专版上发表了多篇投稿!

2007年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国庆节,我和家人正在南卡州的海滨度假,获悉我写的《我们三兄弟的转型之路》竟然上了海外版这一天的头版头条,并被广为转载。度假回来,我便将这一天的海外版介绍给客户,有意思的是,一些“老美”客户看了之后,当即表示他们投资中国市场的信心更足了!

10年前,我也赶时髦在新浪网上实名开通了我的博客,收录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美国《侨报》、美国《世界日报》和《世界周刊》等华文媒体发表的各类文章,有100多篇。我的写作动力正是来自海外版刊发我的投稿,那是一种乡情与鞭策相融的鼓舞。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的编辑看过我的博客后,同意为我出版一本书:一本真实反映新一代移民拼搏、进取、乡情和思想的书。想来想去,我就用了2007年9月27日在海外版发表的《我的移民之路——儿子怎样进入“常春藤”》作为书名。通过这本书,我在海外版上发表的所有文章都再次与亲朋和读者见面了,反响很好。

岁月如梭,一晃海外版已经在30多年间,为我们海外华侨华人奉献了1万期来自北京的乡音。她不但将“改革开放”的权威信息源源不断地发送给读者,还在海外华侨华人与祖(籍)国之间架设起了一座息息相通的“读者桥”。我期待着海外版越办越精彩!

谷世强,美国SCI中国市场咨询公司总裁CEO——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